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姨母一家人
姨母一家人
 
 当初,在我刚来姨父家,姨母就对我很好。

  这很好,并不代表任何意义,因为我觉得,她们这群女人之中,偶然插足一个男人,那怕。

  小男孩,也会使她们产生浓厚兴趣的。

  我——何况还是个即将成为大人的男孩子呢?

  所以,我的年龄,对她们有莫大的兴趣。

  而又是共同的爱好。

  姨母对我的一切,问得非常详细。

  我对於电影很爱好,因而她常要女儿陪我去看电影。

  回家後,偶尔还问我观感和情节。

  我当然也坦白的讲述了。

  她就会说:「唉!孩子,你真是个可人儿,实在令姨母心爱,我真不知道你妈怎麽舍得让。

  离开的!」

  她这麽说,照理应该是够了,但她仍不满足,必须手抚口吻的,非把你逗得脸红,不肯罢。

  在这种情形下,我往往羞得抬不起头来。

  而她,则更感到兴趣。

  她会道:「嘿!宝宝!你真是一个小宝宝,这麽大年龄了,还害羞呢!像小姑娘似的,哈。

  哈……」

  我越是害羞,越是灾情惨重,光是她逗我还则算了,几个活见鬼似的表姐妹,却又乘火打。

  她扣一把,你捏一下,逗得你没法存身。

  最後 好开溜。

  还有一点,就是习惯成自然。

  渐渐的,我也不在乎了。

  姨妈不知道是真吃豆腐?还是开玩笑?

  这天,当客厅中没人的时候,突然问我,我喜欢那一个,又那一个好看,我当时并不知她。

  用意,随即告诉她我的观感。

  姨母笑道:「嘿!你的眼光可真不低!」

  她把我一搂,笑笑道:「假如有一天,我来做主,把你二表姐和四表姐嫁给你,你说,你。

  该选择那一个呢?」

  我道:「阿姨,别开玩笑了!」

  姨母道:「我是说真的呀!」

  我道:「这个问题,我从未想过!」

  因为那时我不懂得其中奥妙。

  反而把话转到她身上道:「她们两人虽都不错,可是比起姨母来,还差得远。」「啊!什麽?」她睁大了眼,瞪着我道:「你今年才多大,就学会拍马屁了?」我忙道:「什麽拍马屁?」姨母直看着我未答。

  我又问道:「阿姨,什麽叫拍马屁?」

  姨母道:「奇怪?说你懂事,你并不懂,说你不懂事吧,却又像知道很多似的,这就奇怪。

  又邪门了。」

  她像是被搞迷惑了。

  我本想再问她邪门的,不想大阿姨把我拉去看电影。

  以後,没过几天,便因叁姨的计划,而跳入了迷醉境界。

  四表姐病倒的第二天,她把我叫去,开门见山的说道:「孩子,我早就说过,你是一个非。

  讨人喜欢的子家伙,既聪明又可爱,如今果然未出我所料,五个丫头,你占其叁,而且是。

  出色的,你是用什麽手段,在这麽短几天,竟搭上叁个?」我急急道:「啊……啊……你全知道啦……」我惊出一身冷汗,连话都说不全了。

  她神秘地笑了:「唉!你当我是什麽人?嘻嘻!」她嘻嘻直笑,带着长辈的口吻,继续道:「别太紧张,阿姨不会破坏你们的。」她突然一把将我拉到怀内,搂着我道:「不过,我看以後,你不要再占那几个丫头的便宜了,你知道,都叫你占了,将来怎麽嫁人呢?」我不知怎麽说好:「阿姨,我……」我伏在她怀内哭了。

  「好孩子,别难过,我是全为你着想呀!」

  她爱抚着我:「你不信,可以仔细想想,不要以为别人都对你好,爱你,你就乘机占她们。

  便宜,将来事情闹开了,吃亏的还是你呀!」

  我道:「是的。」

  我心里在埋怨自己:「我真糊涂,为什麽事先丝毫不考虑?现在已弄上了叁个,我对她们。

  麽办吗?」

  她讲到这里,把嘴凑到我耳边来,又把声音压低低的。

  她道:「孩子,别发愁!这不是大不了的事。不过,以後可别再沾花惹草了,免得惹麻烦。

  接着她又说道:「我的意思是说,姨太太、少奶奶一类的,是没关系的,因为她们已经不。

  处女的,玩过也不会留痕迹的。只要你干得她们舒服了,她们是会无条件奉献的,你可尽。

  的玩。」

  我点点头,没有作声。

  因为,我心里仍在想着,我对这叁女,该如何处置及安排。

  我被这些问题,盘旋在心里,便默默回房。

  一个没有心事的人,倒在床上是很容易入睡,可是我现在心事重重,不仅睡不着,而且脑。

  思潮起伏不定。

  我心烦意乱的躺在床上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似乎刚要入睡。

  忽然,听到叩门的声音。

  我以为是表姐她们,便起来开门。

  谁知,打开门一看,我不仅惊呆了。

  我叫了起来:「啊!是……」

  她似乎早就预料到我会惊叫似的,在我还未出声的时候,我的嘴巴已被她掩住了,直到她。

  道我大概不会叫了,才放了手。

  尤其使我惊异的,她身上 裹着一件透明的缕衣,双乳和神秘地带,乌亮的阴毛若隐若现。

  迷人的肉体,就像上帝特别制造的似的。

  令人心跳气喘不己。

  我看得连连吞口水,显得很不安。

  我把声音压低:「已经很晚了,你还未睡?」

  她道:「睡不着。」

  我道:「有什麽事找我吗?」

  她道:「来!我有话和你说!」

  她也不徵求我的同意,拉着我便走。

  这种方式,使我更加吃惊。

  我这想法也偏差了。

  尤其,我发现我们走的路是到她房间去的,我可有些慌了。

  因为在吃饭的时候,还曾经见到了姨父在家的,这可使我想到,不要把我拉去见姨父啊!

  所以我心里吓得直啕,我赖着不肯跟她走。

  「好阿姨!」

  我几乎乞求的哭了:「你是不是拉我去见姨父?」姨母笑道:「傻孩子,我那会这样做呢?你姨父刚才动身去南部收帐了,没有十天半个月。

  是不会回来的,你尽管放心好啦,阿姨还会要你上当吗?嘻嘻!」她喜悦又神秘的说着。

  我半信半疑的问:「奇怪?他为什麽要在晚上动身呢?」心理的疑惧,仍然未能解除。

  阿姨道:「哦!这是他的习惯成自然,因为夜间不挤,不然,像他那样胖,怎麽会吃得消。

  经她如此一解释,我不再怀疑了。

  於是和她并肩而行。

  妇人和少女就是不同,刚跨进她的卧房,她就把我一搂,刻不容缓的就把香舌伸了过来。

  我那曾经过这火辣辣的场面。

  我心中不免有些畏惧,动作不免也呆滞了。

  她哼着道:「抱紧我,哼……快!」

  她像一头疯狗似的,吻舐得像雨点似的。

  她的香唇吻遍我的头脸。

  我顺服的任由她摆布,一面依言把她搂紧。

  当我们的身体一靠紧的时候,我的鸡巴已经像旗干似的,举了起来,顶住她的小腹。

  她搂得我更紧。

  一会儿气喘起来。

  正当我伸手摸她阴户的时候,她急忙来握我的鸡巴。

  她叫了起来:「啊!好大的宝贝呀!」

  在她说话的时候,我们的衣衫随着而落。

  阿姨道:「好孩子,也难为你,有这麽一个壮大的本钱,怪不得丫头都要找你了,我见了。

  爱死了!」

  我道:「阿姨,你小声点吧!」

  尽管她的房间离前面很远,我还是怕人听到。

  阿姨道:「好孩子,这不碍事的,我的房间到了晚上,是与外界隔绝的,任你多大声音,。

  面绝听不见的。」

  我奇道:「为什麽会这样呢?」

  她媚笑道:「傻孩子,你听人家说过吗?女人『叁十如狼,四十如虎』,你姨父买这房子。

  时候,建 这房子的主人夫妇,便是这种年龄,他们把房子弄得很特别,就是便於插穴的。

  懂吗?」

  我经她如此一解释,胆子也随即大了。

  我好奇的道:「哦!那为什麽晚上才与外隔绝呢?」她道:「唉,你这种问法,实属多馀,只要窗户不关,门不上锁,不就和其他的房间相同。

  她显得有些不耐烦了。

  我见她如此说,就不再问口。

  把嘴凑到她胸上,一口咬着她的乳头,吸吮起来。

  手在她阴户里活动着。

  她的阴户,到底不是原装货那麽窄小。

  不过,她的淫水却来得特别多。

  她道:「哦!来试试看!」

  她把小腹向前一挺。

  拉着我的鸡巴,就向小穴上送去。

  我又惊又喜的问:「什麽?站着弄?」

  那本书上,虽有很多式样,但我却没注意到,有这种插法。

  她急急道:「啊呀,小土包子,插穴的花样可多着呢!只要你有兴趣,我等一下教你几样。

  实惠又快活的。」

  我喜道:「真的?」

  一高兴,鸡巴便乱顶着。

  阿姨叫了起来:「唉呀!别乱顶,忘了你的东西特大,乱顶会痛的。」我道:「照这麽说,姨父的很小了,我的比他大多少呢?」她道:「你一定要我说吗?」她好像一时找不到适当的东西来比较, 有先把光滑迷人的肉体,依靠在床沿上,上身微斜,下部前送。

  无奈,她的穴洞实在还小了点。

  我的龟头像个大瓶子,塞了几次,也入不了门。

  她道:「哦!我想起来了,他的就像……哎呀……就只有你的一半粗长……哎……这样我。

  持不住……」

  我道:「那怎麽弄嘛?」

  阿姨道:「还是让我躺下来,等你插进去之後,再玩别的花样。」我道:「好吧!」我跟随着她上了床。

  当她四平八稳地向下一躺,淫水直流而出。

  我的那根肉棒子像寻着了归宿。

  渐渐地,它的头部便在那张合摇动的穴口相接着。

  而且还顺着滑润的洞口推进……

  渐渐的深入了……

  她叫了起来:「……哎呀……慢……慢点……痛呀……停……停一停……痛得真要命……受不了……」我道:「一个龟头还没进去呢?」阿姨道:「不行……你……只顾自己享受……人家穴儿痒死了……哎呀……谁叫你的那麽大……哎……」我放眼过去,只见阿姨的神秘地带,娇艳粉红。

  我越看,心就越跳了起来。

  我由衷的道:「阿姨,你的穴真美。」

  我看得心里痒痒的,一伸手就往那粒小肉上去逗弄。

  不禁伏下头来,伸出舌头,在她阴唇上舐了起来。

  只舐得阿姨淫水直流,双腿连弹。

  细腰就像蛇般扭摆着。

  嘴里也哼了起来:「哎呀……哎呀……哼……哼……痒死我了……亲亲……饶了我……不。

  舐了……好痒……」

  我听她的浪声,我更用力舐着。

  阿姨道:「亲亲……我愿意被你插……哎呀……快不要舐了……哼哼……我难过死了……我知道阿姨的性欲渐趋高潮。

  於是又抱着她狂吻起来。

  并一手掌按在床面,一手尽情地揉弄乳房。
【未完待续】